重庆快乐十分

1479602235167340511.jpg

乔丽

【人物小传】

舍下18个月的孩子,随队奔赴远在非洲的坦桑尼亚塔宝拉省,参与为期两年的医疗援助行动。旅途遥遥,困难重重——工作繁杂棘手,生活条件艰苦,艾滋病、埃博拉在这片土地上肆虐横行——都没能阻挡乔丽履行她救死扶伤的天职,她以个人行动书写着“医者仁心”这四个大字,用积极的态度赢得了非洲友人对Chinese Doctor(中国医生)的赞誉。乔丽树立了中国医生在国际上良好的形象,她的事迹在CCTV-4、中国日报网、凤凰资讯等媒体播出后,也赢得数万网民的点赞。

 

【人物事迹】

舍下18个月的孩子,随队奔赴远在非洲的坦桑尼亚塔宝拉省,参与为期两年的医疗援助行动。旅途遥遥,困难重重——工作繁杂棘手,生活条件艰苦,艾滋病、埃博拉在这片土地上肆虐横行——都没能阻挡乔丽履行她救死扶伤的天职,她以个人行动书写着“医者仁心”这四个大字,用积极的态度赢得了非洲友人对Chinese Doctor(中国医生)的赞誉。

疾病肆虐横行更感医者重担

乔丽所在的医院(Kitete Regional Hospital,塔宝拉省立医院)虽然是一家省立医院,但条件非常艰苦,很长一段时间内,像血常规、尿常规这些相对简单的检查都做不了。由于当地仍保留一夫多妻制的婚姻传统,健康教育也没有普及开来,艾滋病在这个国度相当肆虐。

 “从医十几年,从来没有接触过一例艾滋病患者。在这边查房时,大概三分之一的孩子患有艾滋病。”乔丽坦言,初到塔宝拉省立医院时,自己的“恐艾”心理比较严重。除艾滋病外,当地很多孩子都被皮肤病、疟疾、霍乱等疾病困扰,医院几乎每天都有死亡病例。慢慢地,乔丽把这些看在眼里,她的恐惧渐渐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作为医者的怜悯之心,和救治孩子们的决心。

据乔丽介绍,当地只有七种蔬菜,因为饮食缺乏维生素,队员们经常得口腔溃疡、长口疮。“队员们还轮番得伤寒,拉肚子拉得厉害。有一次我肚子疼得爬不起来,连续吃了一个月的左氧氟沙星,才慢慢恢复。”不过,援坦医疗队队员间的互帮互助,让乔丽倍感温暖。

 “为什么大家都能坚持下来?我觉得我们这个小团队彼此之间的守望相助,是最重要的原因。”

遗憾自己不能陪孩子一起成长

从早上开始,连续工作6个半小时,诊治几十个病号,下班后回住处做饭,就是乔丽在坦桑尼亚的日常。工作之余,乔丽就拿出全英文的专业书籍学习,以弥补自己在诊治罕见病例时的不足。

在与其他3名淄博队员赴坦桑尼亚前,乔丽不仅是市第一医院儿科的主治医师,还是一名母亲。去年8月份,乔丽的儿子奇骥刚满一岁半,这一年来,奇骥都是由爸爸和保姆照顾。“在孩子成长最重要的阶段,我没有参与,没能给出很好的指导,这是很遗憾的一件事情。”乔丽直言,这次回家,孩子跟自己会有一些生疏感,无论做什么,还是比较喜欢跟着爸爸。

塔宝拉基础设施落后,网络通信发展也很缓慢,援坦的前半年,乔丽想跟家人视频聊天都没法实现。直到后来,越南人在当地投资建起一家通信公司,乔丽才得以用断断续续的网络看到爱人和儿子。“塔宝拉与淄博有5个小时的时差,等下班做完饭,孩子也就该睡觉了,每次视频也就几分钟的时间”。

用乔丽自己的话说,能克服的困难都不是困难,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不能陪孩子一起成长。

援坦经历将是一生难忘的事

乔丽深知,援坦工作,自己代表的不是个人,而是祖国。工作生活中,她都力求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非洲的兄弟姐妹。短短一年时间,乔丽在塔宝拉已经结识许多好友。“同事们也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婚礼,当地人觉得能在婚礼上请到中国医生,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。”乔丽回国的这段时间,她的好友经常通过WhatsApp发来问候,表达对她的思念。乔丽说,还有一位当地的年轻朋友表示,结婚时一定要来中国旅行,顺便看望她。

种菜,浇水,喂狗,和面……许多以前没有做过的体力劳动,在坦桑尼亚的历练过程中,乔丽都已驾熟就轻。谈到这一年来的收获,乔丽说,觉得自己变得更坚强了。“能伸出援助之手的时候,千万不要吝惜,尽量为别人多做一些事情,被需要也是一种幸福。”

830日,乔丽将结束这个短暂的假期,再次随其他3名淄博队员匆匆踏上返程。“等我老了,退休了,这也许是我一辈子值得回味的事。”乔丽笑着说。
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